《安娜·卡列尼娜》列夫·托爾斯泰-pdf,txt,mobi,kindle,epub電子版書免費下載

由于鏈接總是被和諧,需要本書電子版的朋友關注公眾號:【奧丁讀書小站】(njdy668),首頁回復數字2579, 自動彈出下載地址.

【還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費領取電子書】

【手機用戶可直接滑至文章底部,有公眾號二維碼】

是俄國作家列夫·托爾斯泰創作的長篇小說,也是其代表作品。

內容簡介

安娜·卡列尼娜的哥哥奧布朗斯基公爵已經有五個孩子,仍和法國家庭女教師戀愛,因此和妻子多麗鬧翻,安娜從彼得堡乘車到莫斯科去在莫斯科為哥嫂調解,在車站認識了青年軍官渥倫斯基。渥倫斯基畢業于貴族軍官學校,后涉足于莫斯科社交界,以其翩翩風度得到了多麗的妹妹基蒂的垂青,但他只與她調情,并無意與她結婚。

而深愛著基蒂的康斯坦丁·列文也從鄉下來到莫斯科,他打算向基蒂求婚。但早傾心于渥倫斯基的基蒂卻拒絕了他的求婚,她正想象著與渥倫斯基將來的幸福生活。渥倫斯基是一個身體強壯的的男子,有著一副和藹、漂亮而又異常沉靜和果斷的面孔,年輕英俊而風流倜儻,帥氣逼人。他的容貌和風采,令許多貴族小姐傾心。

在他看到安娜的一剎那,那刻被安娜所俘虜,他在薛杰巴斯大林基公爵家的舞會上,向安娜大獻殷勤。而基蒂精心打扮想象著渥倫斯基要正式向她求婚,在渥倫斯基眼里,安娜·卡列尼娜是那樣的出眾:“她那穿著簡樸的黑衣裳的姿態是迷人的,她那帶著手鐲的圓圓的手臂是迷人的,她那生氣勃勃的,美麗的臉蛋是迷人可親的,在舞會上……”

基蒂發現渥倫斯基和安娜異常地親熱,這使她感到很苦悶。安娜不愿看到基蒂痛苦,勸慰了兄嫂一番,便回彼得堡去了。隨后渥倫斯基也來到彼得堡,開始對安娜的熱烈的追求,他參加一切能見到安娜的舞會和宴會,從而引起上流社會的流言蜚語。起初,安娜還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感,不久渥倫斯基的熱情喚醒了安娜沉睡已久的愛情。

安娜的丈夫亞歷山大·卡列寧其貌不揚,但在官場中卻是個地位顯赫的人物,是一個“完全醉心于功名”的人物。他根本不懂什么是傾心相愛的情感,他認為:他和安娜的結合是神的意志。他責備妻子行為有失檢點,要她注意社會性的輿論,明白結婚的宗教意義,以及對兒女的責任。他并不在乎妻子和別人相好,“而是別人注意到才使他不安”。

有一天,安娜與丈夫卡列寧一起去看一場盛大的賽馬會,比賽中渥倫斯基從馬上摔了下來,安娜情不自禁地大聲驚叫,卡列寧認為安娜有失檢點,迫使她提前退場。安娜無法忍受丈夫的虛偽與自私,說出了自己的心聲:“我愛他……我憎惡你……”。

由于卡列寧的令人吃驚的寬厚,渥倫斯基感到自己是那么的卑劣、渺小。安娜的愛情和自己的前途又是那么的渺茫,絕望、羞恥、負罪感使他舉起了手槍自殺,但沒有死。死而復生的安娜和渥倫斯基的愛情更加熾熱,渥倫斯基帶著安娜離開了彼得堡,他們到國外旅行去了。

在渥倫斯基家的宴會上,列文與基蒂彼此消除了隔閡,互相愛慕。不久他們結婚了,婚后他們回到列文的農莊,基蒂親自掌管家務,列文撰寫農業改革的論文,他們生活很幸福美滿。

旅行了三個月,安娜感到無比的幸福,但她卻以名譽和兒子為代價。歸國后,她沒有回家,而是住在旅館里,由于思念兒子,在兒子謝遼沙生日那天,偷偷去看他,天真無邪的謝遼沙不放媽媽走,他含著淚說:“再沒有比你更好的人了。”
他們返回彼得堡,遭到冷遇,舊日的親戚朋友拒絕與安娜往來,使她感到屈辱和痛苦。渥倫斯基被重新踏入社交界的欲望和輿論的壓力所壓倒,與安娜分居,盡量避免與她單獨見面,這使安娜感到很難過,她責問道:“我們還相愛不相愛?別人我們用不著顧慮。”

在一次晚會上,安娜受到卡爾塔索夫夫人的公開羞辱,回來后渥倫斯基卻抱怨她,不該不聽勸告去參加晚會。于是他們搬到渥倫斯基的田地莊上居住。渥倫斯基要安娜和卡列寧正式離婚,但她又擔心兒子將來會看不起她。3個月過去了,離婚仍無消息。

渥倫斯基對安娜越來越冷淡了,他常常上俱樂部去,把安娜一個人扔在家里,安娜要求渥倫斯基說明:假如他不再愛她,也請他老實說出來,渥倫斯基大為惱火。一次,渥倫斯基到他母親那兒處理事務,安娜問他的母親是否要為他說情,他要安娜不要誹謗他尊敬的母親,安娜認識到渥倫斯基的虛偽,因為他并不愛他的母親。

大吵之后,渥倫斯基憤然離去,她覺得一切都完了,安娜準備自己坐火車去找他,她想象著正和他母親及他喜歡的小姐談心,她回想起這段生活,明白了自己是一個被侮辱、被拋棄的人,她跑到車站,在候車室里接到了渥倫斯基的來信,說他10點鐘才能回來,她決心不讓渥倫斯基折磨她了,起了一種絕望而決心報復的心態,最后安娜身著一襲黑天鵝絨長裙,在火車站的鐵軌前,讓呼嘯而過的火車結束了自己無望的愛情和生命,這段為道德和世間所不容的婚外情最后的結果由安娜獨立承擔,留下了無限感傷。

卡列寧參加了安娜的葬禮,并把安娜生的女兒帶走了。渥倫斯基受到良心的譴責,他志愿參軍去塞爾維亞和土耳其作戰,但愿求得一死。

作者簡介

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托爾斯泰(1828年-1910年),俄國小說家、評論家、劇作家和哲學家,同時也是非暴力的無政府主義者和教育改革家。他是在托爾斯泰這個貴族家族中最有影響力的一位。
代表作:《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復活》《一個地主的早晨》等。

作品影響

1877年,小說首版發行。據同代人稱,它不啻是引起了“一場真正的社會大爆炸”,它的各個章節都引起了整個社會的“蹺足”注視,及無休無止的“議論、推崇、非難和爭吵,仿佛事情關涉到每個人最切身的問題”。
但不久,社會就公認它是一部了不起的巨著,它所達到的高度是俄國文學從未達到過的。偉大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興奮地評論道:”這是一部盡善盡美的藝術杰作,現代歐洲文學中沒有一部同類的東西可以和它相比!”他甚至稱托爾斯泰為”藝術之神”。而書中的女主人公安娜·卡列尼娜則成為世界文學史上優美豐滿的女性形象之一。

《安娜·卡列尼娜》把19世紀批判現實主義推向了最高峰,人們又把《安娜·卡列尼娜》當做俄國19世紀現實的教科書。正是通過它,許多人了解到了俄國19世紀70年代的社會現實。俄國后來的民主主義革命者對社會的攻擊便是從這里開始的。俄國革命的領導人列寧曾反復閱讀過《安娜·卡列尼娜》,以至把封皮都弄得起皺了。

100多年來各國作家按自己的理解把安娜搬上舞臺、銀幕、熒光屏。

點擊試讀:

第一部

——–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奧布隆斯基家里一切都混亂了。妻子發覺丈夫和他們家從前的法國女家庭教師有曖昧關系,她向丈夫聲明她不能和他再在一個屋子里住下去了。這樣的狀態已經繼續了三天,不只是夫妻兩個,就是他們全家和仆人都為此感到痛苦。家里的每個人都覺得他們住在一起沒有意思,而且覺得就是在任何客店里萍水相逢的人也都比他們,奧布隆斯基全家和仆人更情投意合。妻子沒有離開自己的房間一步,丈夫三天不在家了,小孩們像失了管教一樣在家里到處亂跑。英國女家庭教師和女管家吵架,給朋友寫了信,請替她找一個新的位置。

廚師昨天恰好在晚餐時走掉了,廚娘和車夫辭了工。

在吵架后的第三天,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奧布隆斯基公爵——他在交際場里是叫斯季瓦的——在照例的時間,早晨八點鐘醒來,不在他妻子的寢室,卻在他書房里的鞣皮沙發上。他在富于彈性的沙發上把他的肥胖的、保養得很好的身體翻轉,好像要再睡一大覺似的,他使勁抱住一個枕頭,把他的臉緊緊地偎著它;但是他突然跳起來,坐在沙發上,張開眼睛。

“哦,哦,怎么回事?”他想,重溫著他的夢境。“怎么回事,對啦!阿拉賓在達姆施塔特①請客;不,不是達姆施塔特,而是在美國什么地方。不錯,達姆施塔特是在美國。不錯,阿拉賓在玻璃桌上請客,在座的人都唱Ilmiotesoro②,但也不是Ilmiotesoro,而是比那更好的;桌上還有些小酒瓶,那都是女人,”他回想著。

——–

①達姆施塔特,現今西德的一個城市。

②意大利語:我的寶貝。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的眼睛快樂地閃耀著,他含著微笑沉思。“哦,真是有趣極了。有味的事情還多得很,可惜醒了說不出來,連意思都表達不出來。”而后看到從一幅羅紗窗帷邊上射入的一線日光,他愉快地把腳沿著沙發邊伸下去,用腳去搜索他的拖鞋,那雙拖鞋是金色鞣皮的,上面有他妻子繡的花,是他去年生日時她送給他的禮物;照他九年來的習慣,每天他沒有起來,就向寢室里常掛晨衣的地方伸出手去。他這才突然記起了他沒有和為什么沒有睡在妻子的房間而睡在自己的書房里。微笑從他的臉上消失,他皺起眉來。

“唉,唉,唉!”他嘆息,回想著發生的一切事情。他和妻子吵架的每個細節,他那無法擺脫的處境以及最糟糕的,他自己的過錯,又一齊涌上他的心頭。

“是的,她不會饒恕我,她也不能饒恕我!而最糟的是這都是我的過錯——都是我的過錯;但也不能怪我。悲劇就在這里!”他沉思著。“唉,唉,唉!”他記起這場吵鬧所給予他的極端痛苦的感覺,盡在絕望地自悲自嘆。

最不愉快的是最初的一瞬間,當他興高采烈的,手里拿著一只預備給他妻子的大梨,從劇場回來的時候,他在客廳里沒有找到他妻子,使他大為吃驚的是,在書房里也沒有找到,而終于發現她在寢室里,手里拿著那封泄漏了一切的倒霉的信。

她——那個老是忙忙碌碌和憂慮不安,而且依他看來,頭腦簡單的多莉①,動也不動地坐在那里,手里拿著那封信,帶著恐怖、絕望和忿怒的表情望著他。

“這是什么?這?”她問,指著那封信。

回想起來的時候,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像常有的情形一樣,覺得事情本身還沒有他回答妻子的話的態度那么使他苦惱。

那一瞬間,在他身上發生了一般人在他們的極不名譽的行為突如其來地被揭發了的時候所常發生的現象。他沒有能夠使他的臉色適應于他的過失被揭穿后他在妻子面前所處的地位。沒有感到受了委屈,矢口否認,替自己辯護,請求饒恕,甚至也沒有索性不在乎——隨便什么都比他所做的好——他的面孔卻完全不由自主地(斯捷潘·阿爾卡季奇是喜歡生理學的,他認為這是腦神經的反射作用②)——完全不由自主地突然浮現出他那素常的、善良的、因而癡愚的微笑。

——–

①多莉是他的妻子達里婭的英文名字。

②在《安娜·卡列寧娜》寫成之前不久,在俄國的一份雜志上,《腦神經的反射作用》的作者謝切諾夫教授正和其他的科學家進行著激烈的論戰。對于這種事情一知半解的奧布隆斯基都輕而易舉地想起這個術語,可見這場論戰曾引起了當時公眾的充分注意。

為了這種癡愚的微笑,他不能饒恕自己。看見那微笑,多莉好像感到肉體的痛苦一般顫栗起來,以她特有的火氣脫口說出了一連串殘酷的話,就沖出了房間。從此以后,她就不愿見她丈夫了。

“這都要怪那癡愚的微笑,”斯捷潘·阿爾卡季奇想。

“但是怎么辦呢?怎么辦呢?”他絕望地自言自語說,找不出答案來。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是一個忠實于自己的人。他不能自欺欺人,不能使自己相信他后悔他的行為。他是一個三十四歲、漂亮多情的男子,他的妻子僅僅比他小一歲,而且做了五個活著、兩個死了的孩子的母親,他不愛她,這他現在并不覺得后悔。他后悔的只是他沒有能夠很好地瞞過他的妻子。但是他感到了他的處境的一切困難,很替他的妻子、小孩和自己難過。他也許能想辦法把他的罪過隱瞞住他的妻子,要是他早料到,這個消息會這樣影響她。他從來沒有清晰地考慮過這個問題,但他模模糊糊地感到他的妻子早已懷疑他對她不忠實,她只是裝做沒有看見罷了。他甚至以為,她只是一個賢妻良母,一個疲憊的、漸漸衰老的、不再年輕、也不再美麗、毫不惹人注目的女人,應當出于公平心對他寬大一些。結果卻完全相反。

“唉,可怕呀!可怕呀!”斯捷潘·阿爾卡季奇盡在自言自語,想不出辦法來。“以前一切是多么順遂呵!我們過得多快活;她因為孩子們而感到滿足和幸福;我從來什么事情也不干涉她;隨著她的意思去照管小孩和家事。自然,糟糕的是,她是我們家里的家庭女教師。真糟!和家里的家庭女教師胡來,未免有點庸俗,下流。但是一個多漂亮的家庭女教師呀!(他歷歷在目地回想著羅蘭姑娘的惡作劇的黑眼睛和她的微笑。)但是畢竟,她在我們家里的時候,我從來未敢放肆過。最糟的就是她已經……好像命該如此!唉,唉!但是怎么,怎么辦呀?”

除了生活所給予一切最復雜最難解決的問題的那個一般的解答之外,再也得不到其他解答了。那解答就是:人必須在日常的需要中生活——那就是,忘懷一切。要在睡眠中忘掉憂愁現在已不可能,至少也得到夜間才行;他現在又不能夠回到酒瓶女人所唱的音樂中去;因此他只好在白晝夢中消愁解悶。

“我們等著瞧吧,”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自言自語,他站起來,穿上一件襯著藍色綢里的灰色晨衣,把腰帶打了一個結,于是,深深地往他的寬闊胸膛里吸了一口氣,他擺開他那雙那么輕快地載著他的肥胖身體的八字腳,邁著素常的穩重步伐走到窗前,他拉開百葉窗,用力按鈴。他的親信仆人馬特維立刻應聲出現,把他的衣服、長靴和電報拿來了。理發匠挾著理發用具跟在馬特維后面走進來。

“衙門里有什么公文送來沒有?”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問,接過電報,在鏡子面前坐下。

“在桌上,”馬特維回答,懷著同情詢問地瞥了他的主人一眼;停了一會,他臉上浮著狡獪的微笑補充說:“馬車老板那兒有人來過。”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沒有回答,只在鏡里瞥了馬特維一眼。從他們在鏡子里交換的眼色中,可以看出來他們彼此很了解。斯捷潘·阿爾卡季奇的眼色似乎在問:“你為什么對我說這個?你難道不知道?”

馬特維把手放進外套口袋里,伸出一只腳,默默地、善良地、帶著一絲微笑凝視著他的主人。

“我叫他們禮拜日再來,不到那時候不要白費氣力來麻煩您或他們自己,”他說,他顯然是事先準備好這句話的。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看出來馬特維想要開開玩笑,引得人家注意自己。他拆開電報看了一遍,揣測著電報里時常拼錯的字眼,他的臉色開朗了。

“馬特維,我妹妹安娜·阿爾卡季耶夫娜明天要來了,”他說,做手勢要理發匠的光滑豐滿的手停一會,他正在從他的長長的、鬈曲的絡腮胡子中間剃出一條淡紅色的紋路來。

“謝謝上帝!”馬特維說,由這回答就顯示出他像他的主人一樣了解這次來訪的重大意義,那就是,安娜·阿爾卡季耶夫娜,他所喜歡的妹妹,也許會促使夫妻和好起來。

“一個人,還是和她丈夫一道?”馬特維問。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不能夠回答,因為理發匠正在剃他的上唇,于是舉起一個手指來。馬特維朝鏡子里點點頭。

“一個人。要在樓上收拾好一間房間嗎?”

“去告訴達里婭·亞歷山德羅夫娜:她會吩咐的。”

“達里婭·亞歷山德羅夫娜?”馬特維好像懷疑似地重復著。

“是的,去告訴她。把電報拿去;交給她,照她吩咐的去辦。”

“您要去試一試嗎,”馬特維心中明白,但他卻只說:

“是的,老爺。”

當馬特維踏著那雙咯吱作響的長靴,手里拿著電報,慢吞吞地走回房間來的時候,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已經洗好了臉,梳過了頭發,正在預備穿衣服。理發匠已經走了。

“達里婭·亞歷山德羅夫娜叫我對您說她要走了。讓他——就是說您——高興怎樣辦就怎樣辦吧,”他說,只有他的眼睛含著笑意,然后把手放進口袋里,歪著腦袋斜視著主人。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沉默了一會。隨即一種溫和的而又有幾分凄惻的微笑流露在他的好看的面孔上。

“呃,馬特維?”他說,搖搖頭。

“不要緊,老爺;事情自會好起來的。”馬特維說。

“自會好起來的?”

“是的,老爺。”

“你這樣想嗎?誰來了?”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問,聽見門外有女人的衣服的究n聲。

“我,”一個堅定而愉快的女人聲音說,乳母馬特廖娜·菲利蒙諾夫娜的嚴峻的麻臉從門后伸進來。

“哦,什么事,馬特廖娜?”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問,走到她面前。

雖然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在妻子面前一無是處,而且他自己也感覺到這點,但是家里幾乎每個人(就連達里婭·亞歷山德羅夫娜的心腹,那個乳母也在內,)都站在他這邊。

“哦,什么事?”他憂愁地問。

“到她那里去,老爺,再認一次錯吧。上帝會幫助您的。她是這樣痛苦,看見她都叫人傷心;而且家里一切都弄得亂七八糟了。老爺,您該憐憫憐憫孩子們。認個錯吧,老爺。這是沒有辦法的!要圖快活,就只好……”

“但是她不愿見我。”

“盡您的本分。上帝是慈悲的,向上帝禱告,老爺,向上帝禱告吧。”

“好的,你走吧,”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突然漲紅了臉。“喂,給我穿上衣服。”他轉向馬特維說,毅然決然地脫下晨衣。

馬特維已經舉起襯衣,像馬頸軛一樣,吹去了上面的一點什么看不見的黑點,他帶著顯然的愉快神情把它套在他主人的保養得很好的身體上。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