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6:圣殿沙丘》-pdf,txt,mobi,kindle,epub電子版書免費下載

由于鏈接總是被和諧,需要本書電子版的朋友關注公眾號:【奧丁讀書小站】(njdy668),首頁回復數字2583, 自動彈出下載地址.

【還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費領取電子書】

【手機用戶可直接滑至文章底部,有公眾號二維碼】

內容簡介

人類每次正視自己的渺小,都是自身的一次巨大進步。

——————————

沙丘在尊母的殘暴攻擊之下淪為焦土,它的傳說卻并未落幕。

舊帝國勢力幾乎完全被尊母擊潰,唯有姐妹會在繼續抗爭。她們近乎毀滅,只能退守最后的星球——圣殿星,卻仍有一線希望:死靈戰士鄧肯、背叛了尊母的默貝拉、能操縱 沙蟲的厄崔迪后裔什阿娜,以及沙丘僅存的遺產——全宇宙最后一條沙蟲……

當圣殿逐漸被轉化為第二個沙丘,姐妹會發動了絕地反擊……

——————————

◆偉大的《沙丘》六部曲終結篇,中文版初次出版!

◆每個“不可不讀”的書單上都有《沙丘》!

◆偉大的《沙丘》六部曲入選了:

?美國圖書電商“一生不可不讀的100本書”

?BBC“英國百大受歡迎圖書”

?美國國家公共電臺“百大科幻?奇幻小說”

等幾乎每一個“不可不讀”的書單。

◆《沙丘》摘得《軌跡》雜志“20世紀科幻小說”桂冠

◆《沙丘》是第一部同時獲得雨果獎與星云獎的作品,科幻小說中的至高經典。

◆《沙丘》系列風靡半個多世紀,催生了《星球大戰》《阿凡達》等經典科幻電影!

◆《沙丘》改編游戲《沙丘魔堡》開創了即時戰略游戲類別,沒有《沙丘》就沒有《魔獸爭霸》《星際爭霸》!

◆人類每次正視自己的渺小,都是自身的一次巨大進步。

——————————

名家/媒體評價

1.除了《魔戒》,沒有其他作品可以與《沙丘》比肩。——《2001:太空漫游》作者阿瑟?克拉克

2.《沙丘》在科幻文學中的地位就如同《魔戒》在奇幻文學中的地位。——《圖書館雜志》

3.沙丘》系列只能用“偉大”來形容,它們值得全人類閱讀!——Goodreads讀者

4.經久不衰、實至名歸的《沙丘》系列又一杰作。——《洛杉磯先驅報》

5.在《沙丘6:圣殿沙丘》中,宏大、迷人的《沙丘》系列劇情繼續突飛猛進。《沙丘》系列一如既往地激動人心、動人心魄。——《科克斯書評》

6.《沙丘》系列為我們構建了一個空前完整的故事……它在故事情節和哲學思辨之間巧妙地取得了平衡。——《華盛頓郵報》

7.科幻小說的里程碑。——《芝加哥論壇報》

8.隨著氣候變化、中東局勢、能源危機層出不窮,《沙丘》比50年前更具現實意義。如果你還沒看過,的確該找來讀讀。——《紐約時報》

9.在故事的生動復雜方面,《沙丘》同金庸的小說有的一比。《沙丘》又不僅僅是一部科幻小說,這里面有政治,經濟,軍事,宗教,生態學,未來學等等,更把人性、人的本質、人的目的放在一個宇宙的尺度上進行思考,這個規模恐怕又是金庸所不及的了。——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嚴鋒

10.《沙丘》六部曲全部五星。它們是我評判其他科幻小說的標準。赫伯特創造了一個妙趣橫生又變化莫測的宇宙,你會希望這里的故事永不完結。——美國讀者

作者簡介

弗蘭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1920-1986)

美國科幻小說家、作家。1920年10月8日生于華盛頓州。赫伯特是美國深具影響力的科幻巨匠,是與阿西莫夫并肩的大師。

赫伯特在科幻文學中的地位就如同托爾金在奇幻文學中的地位一樣,無人可以動搖。他更是率先普及了“生態學”和“系統思想”的科幻作家,他教會了科幻作家如何賦予科幻小說以思想。

赫伯特一生共創作了27部長篇小說和6部短篇小說集,其中的佼佼者便是偉大的《沙丘》系列小說。該系列共6部,曾被翻拍成電影并引起巨大轟動。

試讀

死靈幼體從貝尼·杰瑟里特的首個伊納什洛罐中誕生后,大圣母達爾維·歐德雷翟在中樞頂層她的私人餐廳召集了一場冷清的慶祝會。天色尚早,盡管歐德雷翟令其私人大廚備齊了早餐,她的兩個顧問團成員——塔瑪拉尼和貝隆達——還是對傳召顯出了不耐煩。

“不是每個女人都有機會看到自己父親的誕生。”聽到那兩人抱怨說太忙了,不想浪費時間在這種“無聊的事”上之后,歐德雷翟打趣道。

年事已高的塔瑪拉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貝隆達豐滿的臉龐上沒有表情,通常這是她用來替代皺眉的方式。

貝爾 [1] 是在對大圣母周身相對奢侈的裝飾表示不滿嗎?歐德雷翟暗自揣測著。盡管這間寓所突顯了她獨特的地位,但地位帶給她的是更多的責任,而不是凌駕于其他姐妹會成員之上。就像這間小小的餐廳,主要是為了能讓她在用餐時也能聽取助理們的意見。

貝隆達的目光左顧右盼,顯然急于離去。花了這么多心思,也未能打破她冷漠的外殼。

“懷抱著這孩子,想著‘他是我父親’,感覺真是太奇怪了。”歐德雷翟說道。

“你已經說過一遍了!”貝隆達從肚子深處發出了一聲男中音般的悶哼,仿佛每說出一個字都會讓她消化不良。

但她聽懂了歐德雷翟話中的戲謔。老霸撒米勒斯·特格的確是大圣母的父親。歐德雷翟本人親自采集細胞(用指甲刮下了小碎屑),培養了這個新死靈。它一直是某個長期“應變計劃”中的一部分,關鍵在于她們是否能成功復制特萊拉人的罐子。然而,貝隆達寧愿被趕出貝尼·杰瑟里特,也不想贊同歐德雷翟的看法,認為這個設備對姐妹會來說至關重要。

“我覺得這一切都太過兒戲了,”貝隆達說道,“那些瘋女人正在獵殺我們,滅絕我們,你卻想要一場慶祝會!”

歐德雷翟盡量平和了自己的語氣:“如果尊母找到我們時,我們仍未準備好,可能就是因為我們已喪失了斗志。”

貝隆達默默地盯著歐德雷翟的眼睛,目光中滿是憤懣的指責:那些可怕的女人已經毀滅了屬于我們的十六顆行星!

歐德雷翟并不認為貝尼·杰瑟里特擁有這些行星。經歷了大饑荒和大離散之后,各行星政府成立了松散的聯邦,盡管它很大程度上仰仗了姐妹會來提供關鍵的服務和可靠的通信,但古老的派系依舊存在——宇聯商會、宇航公會、特萊拉人、分裂之神教會的殘余勢力,甚至還有魚言士的輔助人員及殘余人員組成的小團體。分裂之神留給了人類一個分裂的帝國——然而,帝國中的各種派系突然間都隱匿了,其原因就是遭到了從大離散歸來的尊母猛烈的攻擊。貝尼·杰瑟里特——很大程度上依舊保持著古老的體系——自然成為進攻的主要目標。

貝隆達的思考從未偏離過尊母的威脅。歐德雷翟察覺到了她的這一弱點。有時,歐德雷翟會權衡是否要換掉貝隆達,但如今連貝尼·杰瑟里特內部都出現了派系,而且貝爾是個大家公認的出色組織者。在她的指導之下,檔案部門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效。

如同往常一樣,貝隆達無須明言,就已成功地將大圣母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咬著她們不放的獵手上。這破壞了歐德雷翟今早想要小范圍慶祝的氣氛。

她強迫自己想著新死靈。特格!如果能喚醒他的初始記憶,那么姐妹會將再次擁有一個最棒的霸撒。一個門泰特霸撒!一個軍事天才,他的英勇已成為舊帝國的傳說。

但是,特格真的能對付這些從大離散歸來的女人嗎?

以無論哪個神的名義,不能讓尊母找到我們!還不到時候!

特格代表了太多令人不安的未知及可能。他死于沙丘星毀滅前的那段經歷一直籠罩于神秘之中。他肯定在伽穆上做了些什么,才點燃了尊母無邊的怒火。他在沙丘上自殺式的行徑尚不至于招來如此狂暴的回應。沙丘星末日之前,關于他在伽穆上的日子,只有些零星的傳言。他能飛速移動,人眼都無法捕捉!他真的能做到嗎?又一個因為厄崔迪基因而顯露的超能力、變異,或只是又一則特格的傳說?姐妹會必須盡早了解清楚。

一位侍祭端來了三份早餐,姐妹們飛快地吃著,仿佛早餐是個不必要的中斷,必須盡快了結。浪費時間是危險的。

甚至兩人都離開后,貝隆達未說出口的恐懼仍在震懾著歐德雷翟。

那也是我的恐懼。

她起身,走向寬大的窗戶,目光越過外面低矮的房頂,看著圍繞著中樞的環狀果園和草場。才到春末時節,卻已能看到一些剛成形的果實。重生。新的特格在今天誕生了!她的思緒中并沒有歡欣。通常這個想法讓她興奮,今早卻不同。

我真正的優勢是什么?我有什么牌?

大圣母掌握的資源令人生畏:忠心耿耿的部下、由特格訓練出的霸撒所率領的軍隊(目前大部分士兵都駐扎在遠方,守衛著學院行星蘭帕達斯)、工匠和技工、遍布舊帝國的間諜和特工、無數依賴姐妹會保護免于尊母侵害的勞動者,再加上所有的圣母,她們的記憶能溯及生命之初。

歐德雷翟知道自己已達到了圣母能力的峰值,這并不是一種自大。如果她個人的記憶無法提供所需的信息,她能依靠其他人的來補充。還有機器存儲的數據,不過,她對此有種天生的不信任感。

此刻,歐德雷翟產生了一種欲望,想要挖掘她體內攜帶的、他人的次要記憶——它們一層層埋于意識深處的記憶。或許,她能在其他人的經驗中找到應對眼前困境的妙方。危險!你會迷失自己好幾個小時,沉醉于不同的人格變幻之間。還是讓其他記憶在體內維持平衡吧,只在必要的時候才去提取。自我意識才是她人生的支點,才是她對自我身份的認同。

鄧肯·艾達荷那奇特的門泰特式暗喻可以幫助理解。

自我意識:你面對穿行于宇宙中的鏡子,鏡子里一路上倒映出新的背景——連綿不絕的自我映射于背景之中。宇宙雖無涯,鏡中卻有限,就好比意識只攫取了無涯現實中感知到的點滴。

這是她聽到過的、最接近不可言說的自我意識的描繪了。“特殊的復雜,”艾達荷稱之為,“我們收集、組合并映射我們的秩序體系。”

的確,這就是貝尼·杰瑟里特的世界觀,進化產生了人類,進而創造了秩序。

這能幫助我們來對抗那些獵殺我們的瘋女人嗎?她們又處于進化樹上的哪一枝?進化是神的另一個名字嗎?

她的姐妹們會對這種“無端猜測”嗤之以鼻。

其他記憶里可能會有答案。

啊,多么誘人!

她多么想將困境中的自我投射到過去的身份上,去感覺一下過去的生活。誘惑的危險讓她戰栗。她感覺到其他記憶簇擁在意識的邊緣。“就像這樣!”“不對!更像這樣!”她們真是太貪婪了。你必須學會挑選,讓過去成為不連貫的畫面。這才是意識的意義,代表你仍活著的精髓。

從過去挑選,與現實比對:研判后果。

這就是貝尼·杰瑟里特的歷史觀。遠古時期桑塔亞那的聲音仍然在她們生命中回響:“那些不能銘記過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

中樞,作為貝尼·杰瑟里特所有建筑中最能代表權勢的,無論從哪個方向來觀察,都反映了這一歷史觀。設計的主旨是保持傳統。這座貝尼·杰瑟里特的中心建筑,既能慰藉鄉愁,又不會浪費空間。姐妹會不需要考古學家。圣母就是歷史。

漸漸地(比往常慢得多),憑窗遠眺讓她平靜了下來。她的目力所及之處,皆為貝尼·杰瑟里特的秩序。

然而,尊母可能會在下一瞬間終結這種秩序。姐妹會的處境比在暴君時期經歷的磨難還要糟得多。如今,很多她被迫做出的決定令人憎惡。她的工作室也由此讓人敬而遠之。

放棄帕爾馬的貝尼·杰瑟里特堡壘?

工作臺上,貝隆達今早提交的報告中提出了這份建議。歐德雷翟打上了準許的戳記:“同意。”

放棄是因為尊母的進攻近在眼前,我們既無法保衛她們,也無法將她們撤離。

一千一百名圣母,再加上只有命運才能掌握確切數字的侍祭、學員等,都死了,或比死亡還糟糕。都因為這個詞。更別提那些在貝尼·杰瑟里特影子下生活的“普通生命”了。

做出這種決定的壓力讓歐德雷翟產生了一種新的疲倦。是我的靈魂疲倦了?真的有靈魂存在嗎?她感覺累極了,她的意識無法判斷勞累的原因。疲倦、疲倦、疲倦。

甚至連貝隆達看起來都壓力過重,要知道貝爾可是享受暴力的人。只有塔瑪拉尼表現得較為超脫,但這騙不了歐德雷翟。塔瑪 [2] 已經進入了超觀察的年紀,每個活得足夠長的姐妹會成員最終都會抵達這個階段。除了觀察和判斷,其他都無關緊要。而且,多數的判斷都不會說出口,只是顯露在滿是皺紋的臉上。近來,塔瑪拉尼說得更少了,她的意見是如此簡要,以至于都顯得有些荒唐:

“多買些無艦。”

“通知什阿娜。”

“看一下艾達荷的記錄。”

“問一下默貝拉。”

有時,她只會發出哼哼聲,仿佛說出的詞語會背叛她似的。

別忘了獵手一直在附近巡邏,掃蕩著各個空間,尋找能定位圣殿星的線索。

私下里,歐德雷翟把尊母的無艦看成是航行在恒星間無際之海中的海盜船。它們沒有懸掛黑色的骷髏旗,但你能在心里看到旗子。她們可不是什么浪漫的傳說。殺戮和掠奪!在他人的鮮血里累積自己的財富。汲取他人的能量,打造自己的殺手無艦,行駛在由鮮血潤滑的航道上。

而且,她們并不認為自己會淹死在紅色的潤滑劑之中,她們打算沿著這條航道一直航行。

在催化了尊母的人類大離散時期,肯定生活著很多憤怒的人。他們活著的唯一目的:干掉別人!

一個允許這種理念自由傳播的宇宙是危險的。好的文明不會讓這種理念燎原,甚至都不會讓它的星火產生。當它真的產生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定要盡快處理,因為它天生就極具吸引力。

歐德雷翟驚訝于尊母沒看到這一點,或者是看到了卻沒有重視。

“一伙沒救的瘋子。”塔瑪拉尼這么稱呼她們。

“仇外者。”貝隆達不同意她的觀點。每次她都要糾正她,仿佛掌管了檔案部讓她對現實有了更深的理解。

她們倆都對,歐德雷翟想著。尊母的行為像是瘋子。外面全是敵人。她們唯一還算信任的人是她們的男性奴隸,但就這也有一定的限度。據默貝拉(我們唯一的尊母俘虜)所述,她們會不斷地考驗,來檢測她們的控制是否牢靠。

“有時,只是因為一點小事,她們就會處決某個人,好給其他人一個教訓。”默貝拉的原話。她們又追問了一個問題:她們也想讓我們成為別人的教訓嗎?“看到了沒!這就是那些想反抗我們的人的下場!”

默貝拉說:“你們惹到她們了。一旦被惹到了,她們不會罷手,直到把你們消滅為止。”

除去異己!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