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余年》貓膩-pdf,txt,mobi,kindle,epub電子版書免費下載

由于鏈接總是被和諧,需要本書電子版的朋友關注公眾號:【奧丁讀書小站】(njdy668),首頁回復數字2705, 自動彈出下載地址.

是首發于起點中文網的一部架空歷史小說,作者是貓膩,小說講述了叫范閑的年輕人的成長路程,慶國幾十年起伏的畫卷慢慢地呈現出來。 幾十年的歷程里,我們看到的是三代風云人物的起起落落、輪轉更替。兩條線索,范閑的成長、葉輕眉的一生貫穿著整個小說,一明一暗,把幾十年的慶國風雨盡攬其中。

2017年7月12日,《2017貓片 胡潤原創文學IP價值榜》發布,《慶余年》位列76位。《慶余年》同名影視劇由張若昀、李沁、陳道明、吳剛等主演,2019年11月26日起在騰訊視頻、愛奇藝開播。

內容簡介

當今世界,千穿萬穿,唯有馬屁不穿。
因為故事發生在慶國,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擁有了多出來的一截生命,所以取名為:慶余年--很有鄉土氣息的名字。年輕的病人,因為一次毫不意外的經歷,重生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成為未來慶國伯爵府一個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無名功訣,踏足京都官場,繼承龐大商團……范閑,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層金光閃閃的紙衣,紙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淚的芥末,芥末下面是甜得發膩的奶油,奶油下面是苦澀無比的毒藥殼,殼的中間卻有那么一抹亮光……人都是復雜的, 對于慶國的百姓來說,看到的是他金光閃閃的外衣,對于范閑的敵人來說,看到的卻是這層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

人物形象

主人公:范閑(字安之、澹泊公)(穿越主人公、男,穿越前原來叫范慎)
親友:葉輕眉(~生母、另一個穿越者、死在第一回、文章暗線)、慶帝(~生父、皇帝)、范建(~養父、戶部尚書、司南伯)、五竹(~母的瞎子仆人、五大宗師之一)、陳萍萍(~母的愛慕者之一、監察院院長)、李治(~母的愛慕者、靖王)、林若甫(~岳父、宰相)、范若若(~妹妹)
慶余年封面
慶余年封面
夫人:林婉兒(正室、晨郡主)、柳思思(妾、大丫鬟)、海棠朵朵(北齊圣女)、司理理(北齊貴妃)、戰豆豆(北齊女皇帝)
孩子:范淑寧(小花)(思思所生,大姐)、范良(婉兒所生,兒子,排第二)、紅豆飯(戰豆豆所生,北齊公主,老三)
高手:慶帝、五竹、四顧劍、苦荷、葉流云,范閑、洪四庠、影子、海棠朵朵、王十三郎、狼桃、云之瀾、葉重、葉完、秦業、燕小乙。
皇族:太后、李云睿(長公主)、寧才人、大皇子(和親王)、北齊大公主(和親王妃)、王瞳兒(側妃)、瑪索索(側妃)、淑貴妃、李承澤(二皇子)、葉靈兒(二皇妃)、皇后、李承乾(太子)、宜貴嬪、李承平(三皇子)、李弘成(靖王世子)、柔嘉郡主。
敵人:郭攸之、郭保坤、郭錚、賀宗緯、李云睿(長公主)、慶帝
下屬:言冰云、王啟年、鄧子越、蘇文茂、洪常青、影子、藤子京、荊戈、洪亦青
門生:楊萬里、史闡立、成佳林、侯季常(后來背叛了)

試讀

想到誰便說誰,所以這時候說一下戶部尚書范建,關于他我有很多的對不起,因為篇幅實在太少,完全沒有寫清楚此人的心情與心思,不過和枯守梧州的相爺林若甫相比,也就想得開了。

留連青樓花舫的男子,其實比陳萍萍更要接近臣子這個角色,所以他其實是很痛苦的,最后只可能是飄然辭官而去,只怕他心里對南慶是有寄望,然而他只能被動地看著這一切發生,因為范閑的緣故,而做了一些他其實并不愿意做的事情。

范建當年對葉輕眉究竟有沒有感情?誰知道呢?至少我不知道,因為那時候我沒寫,自然沒想。但要說沒感情,那肯定是假的,至于是男女間的還是兄妹間的,我依然沒想。只是范氏一族替葉輕眉留存了這個世間唯一的血脈,間接造成了范閑的到來,已經說明了太多。范閑以后的子孫萬代都姓范,替澹州范家揚名,也算是小小的補償。

但我有想過范尚書對范閑的態度,其實……范建一直想著將來陛下如果把這兒子要回去,只怕他是要將若若強行嫁給范閑的。因為不要忘記,當若若年紀還特別小的時候,身體很差的時候,這位司南伯便把自己唯一的女兒趕回了澹州,后來一直暗中維系著澹州與京都之間的書信來往,這為的是什么?

只可惜范閑終究歸了范氏宗祠,范尚書欣慰之余,會不會也有淡淡失望?我總在想,很多中年男人或者都有某種綺想,讓自己的兒子或女兒,與另一個女子的兒子或女兒結婚在一起,以滿足他當年不曾得償所望的意圖……真的,有很多人會這樣幻想與自己的初戀形成這種關系,當然,也有朋友會直接將戰略性的目光注到初戀的子女身上,這是我所贊嘆的。

…… ……

提到這些,忽然想到了靖王世子李弘成,所以便說李弘成。對于世子爺,我很是喜歡,嗯,好像發現后記寫到現在,出現的人似乎我都很喜歡,這是不是對范閑太不公平?可能是覺得范閑像我的兒子,所以習慣性地學五竹揮棍棒進行教育?

喜歡李弘成的原因很簡單,他當年和二皇子在一路,卻不過是為了交情二字,天真了些,卻也足夠陽光,李氏皇族里,也就老大和弘成二人可能稍許擺脫了皇家天然的陰森氣度,而弘成的鮮活陽光味,則是更加燦爛,以前書評區有一置頂帖講的便是此點,我很歡喜。

李弘成追著范家小姐去了,這種賴皮狗精神,是值得我們大多數男同胞學習的。至于希望范家小姐與她兄長在一起的朋友,也盡可以想像三十歲之后的女醫生,反正這是一個開放性的結局,一個誰都沒有得罪的結局,這也證明了先前所說,我真的是一個那樣的人。

…… ……

太子二皇子和大皇子不說太多,因為書里面前兩位已經在臨死前做了剖析,此處再說也說不出花兒來。

我只是有些同情李承乾,他的運氣太差,他的命不好,他的父親太變態,他的父親總以為天底下的人都像自己一樣像小強……

至于老二,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他辛苦忙到最后,發現自己成了最大的一個笑話。這是何等樣荒謬的事實。慶國的世界里沒有真寶玉假寶玉,有的只是其實很像的兩個年輕人,因為彼此的人生軌跡不一樣,而生出了完全不一樣的果子。

大皇子就祝他在東夷城能孝順寧才人,團結好大公主、王曈兒、瑪索索這三個都很不簡單的女人,祝他能夠像在西胡草原上那樣,戰無不勝,當然,我認為這是一種奢望。這位在最關鍵時刻,給予范閑最關鍵支持的人物,不可能指望將來范閑能在家務事上繼續幫他什么。

…… ……

必須要說言冰云了,只能說……不好說。這個人不好說,所以我無話可說,白袍公子,為誰辛苦為誰忙?姑娘們繼續看著他就好,我是真的無話可說。

王啟年可以說一說。

因為他很會說,冷面笑匠的本事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因為確實沒篇幅,這三百多萬字的故事看似長,但里面的人或事兒實在太多。不過做為范閑第一信任之人,啟年小組首任領導,兼天字第一號優秀捧哏,他已經有光彩。

不要忘記,鑰匙,箱子,很多很多,天下人,包括慶帝陳萍萍都不知道的秘密,這個老王頭都知道,他在半夜睡不著覺的同時,是不是也會覺得很刺激,像是回到了當年在三國交界處當江洋大盜的日子?

此處閑話一筆,王啟年這個名字,就是飛將的ID,那還是很幾年前在幻劍瞄著的,覺得大善,寫這故事時,就用進來了。

…… ……

關于三大宗師,真的沒法說。

就像慶帝說的那樣,這本來就是不應該存在于這個世間的怪物。這樣的怪物凌駕于眾生之上,眾生必須仰望,脖子極容易酸,頸椎病的發病率會降低,可是好處也不明顯。

如果苦荷不是叫戰明月,是北齊皇室的叔祖,如果東夷城不是四顧劍,如果葉流云不是養就了那么個鬼性子,這三位大宗師會在天下間整出多少事兒來?立于眾生之上,只怕也不會在意眾生死活。

好在他們有身份有羈絆,于是便化作了三顆核彈頭,誰也不敢先丟出去,直到大東山上,慶帝這顆藏了很久的電磁波武器忽然動了,直接將苦荷和四顧劍傷地滿懷惘然,再也無法啟動。

相比較而言,我更喜歡四顧劍一些,原因也很簡單,我寫他寫的更多一些……呃,相處越久,越有感情……只是好像范閑例外,天啦,我真對不起他,又開始說他了。

男人除了王十三郎還有誰需要說?似乎是沒有了,因為我這時候也困了,腦子真的很空。

說些十三什么事情呢?唉,算了吧,反正他也有了葉靈兒,不去打擾他便是,猛將兄,生的沒有林青霞漂亮,旁邊又沒有周星星打岔,難免孤獨無聊了些,幸虧有葉靈兒,再次重復一遍,男女是很奇妙,很美妙的事情。

打個響指,想起了影子兄,然而影子兄是抹影子,他正飄拂在我們的身后,冷漠而沒有面容地看著你們的電腦屏幕。

…… ……

說完男人,便來說說女人,先說說范閑的女人,不見得是屬于他的女人,但在我的定位中,那都是他的女人。都說戲不夠,女人來湊,雙手合什,笑著想道,我挺住了,我真的挺住了。

慶余年里面真正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女性角色不多,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戰爭,仇殺,陰謀,會讓女人走開,只有那些不需要走開的女子,才會繼續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說回正題,要先說說林婉兒,是的,范閑的正妻,長公主與林相爺的私生女,慶帝很疼愛的外甥女,小名叫做依晨,頰有嬰兒肥……是的,我就是照著林依晨寫的,因為開始寫慶余年時候,我正瘋狂地喜歡她,就像開始寫朱雀記的時候,我正瘋狂地喜歡張靚穎。

請不要以此來批評我什么,我一直認為一個中年男人對于綜藝娛樂還有如此強烈的興趣,還能喜歡上一個又一個出現在電視上的年輕女子,那證明了這個中年男人是個很不錯的家伙,比如……自戀的我。

林婉兒這個角色也是我所喜的。

因為喜歡,所以在意,所以慶廟里的相逢,登堂入室的橋段,都是我想好且認真的。便是湖畔的孜然風,依然是我所喜。如果可以,如果被允許,我甚至愿意把慶余年寫成言情小說,而且事實上我確實也很想寫一本像席絹于晴筆下的那種言情小說。

然而訂閱在下滑,月票被追趕,書評區大呼無聊,老大哥在看著我,鈔票在誘惑我,于是林婉兒的出場越來越少,存在感越來越弱,因為確實處于她的身份地位,她在慶余年這個故事里,完全在夾縫之中悲哀地生存,被動地接受著一切加諸于她的事物。

這是很令人傷心的事情,然而誰都改變不了這一切。不瞞大家說,寫到京華江南的時候,為了林婉兒的存在感,我曾經努力過,卻依然失敗,因為沒辦法,那時節,我真的有點兒不高興。

于是我向領導抱怨,結果領導認為我在拍她的馬屁。

這時候說句話,我是真覺得很對不起林婉兒,鞠躬致歉。

…… ……

海棠朵朵,我有一個朋友的ID叫清香朵朵,書評區有位書友ID叫海棠依舊在,那夜偶一瞄見,便定了這名字,至于松芝仙令……后面的仙令其實便是閃耀了。

這個名字不俗,必須這樣說,不是自己表揚自己,不能得罪朋友不是?然則寫海棠這個角色的時候,我便想著最好能讓她俗一樣。因為一個脫俗的仙女角色,實在是很可惡很可惡!而我不想讓大家和我都討厭這個角色,所以必須俗。

怎么俗?花布衣裳,花籃,大紅大綠……笑了,裝扮像村姑,其實并不是真的村姑。好在海棠走路的姿式很可愛,拖啊拖啊拖……我喜歡死了。

為什么我會喜歡村姑?這又要涉及另一個問題了。以前我是很喜歡看韓劇的,比如藍色生死戀啊之類,這些年因為忙著寫故事給大家看,所以看的少了,卻偶有一天,看了一出我很喜歡的韓劇,叫做夢幻的情人,是套的好萊塢的一個老故事,女主角是韓藝瑟演的,大家得空,可以看看,不錯不錯。

就在這部電視劇里,韓藝瑟姑娘演的女富豪失憶后被男主角揀回了家,變成了村姑羅桑實……嗯,陽光照耀在村子里,她懶洋洋地趿著鞋子在路上行走,間或搭了涼蓬,咕噥幾句炸醬面之類的話,我怎么就這么喜歡呢?

喝米酒喝醉了的樣子怎么就那么好呢?和村長家別花的傻姑娘怎么就能玩到一起呢?

所以海棠必須是村姑。

噢,天啦,忽然想到大寶了,可愛的大寶,我怎么把你給忘了?忘了便忘了吧,反正你也只記得小閑閑的包子和現在澹州城里的姑娘,不會記得我們這些外人是誰。

…… ……

戰豆豆與司理理,這只能證明我取名字差勁到了極點,以及我對于百合的崇高敬意。關于美麗動人的司理理姑娘,原初是指望她能大放光彩的,然而在花舫一夜,我寫的時候,忽然扭了過來,沒有讓范閑和她的初夜重合在那艘船上……

不是想偽裝什么,而是寫的時候忽然想到,那個時代沒有避孕套,葉輕眉就算想發明,可是也找不到原材料啊……在這種情況下,腦子清楚點兒的穿越者,想必也不會隨便就在青樓里將自己的身體奉獻出去。

借此機會向大家宣傳,尤其是向女生宣傳,安全是第一位的。

戰豆豆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能力的人,能力可以寫,有趣就不能說了,打死也不能說,反正世上也沒有幾個人知道。

…… ……

關于思思,只有一句話:她認為自己是幸福的,那便是幸福的,因為幸福是主觀的,然而我沒有機會去寫出她所認為的幸福,是我的問題,不是她的問題。

然后我想說說冬兒,這正是先前提到,不屬于范閑的女人,卻被歸納入范閑女人一類中的女子。試著進入范閑的身體想像一下,一個年輕人的靈魂,在一個孩童的軀殼里,看著身邊最親近的大丫環,一天一天大了,而自己還小,看著她離開,卻根本不可能留住,這是何等樣的……嗯嗯。

君生我未生,只有這種才算是實際發生了的唱辭,很是令人無措。范閑對冬兒有一種很特異的情感,如果換成是我,我也會有——我坐在床前,看著指尖已經如煙。

…… ……

不說孫顰兒,因為一說我就撓頭,本來還想孫家小姐事后和范閑在京都同游賭鋪的,很多想好的內容都不能寫,因為那樣就真的是拖戲了。

而且一說孫顰兒,我便忍不住要嘆一聲,因為原本北齊上京城內還有位姑娘家想寫的,看來是寫不成了,要不然將來寫北齊將來的日子再抓回來吧。

那位姑娘家沒出現過,大家也根本都不可能記得,因為根本都沒有正面提到。那是范閑在上京城嘗試聯系南慶的密諜系統,被北齊錦衣衛跟蹤那一段。

我寫道:范閑入了某官宦府邸,出了院墻,已然喬裝,擺脫盯梢,去了油鋪,要買棕油,離了油鋪,來到橋上,雙手一搓,水粉胭脂,化做一團,扔入河中……

那位姑娘家便在那府中,不然范閑從何處偷了胭脂水粉?那府里發生了什么故事?那姑娘家可曾嚇了一跳,后來可知道了那個漂亮年輕人的身份?又對哪位閨中密友說了?

這本可以寫,很有意思的點,然而后來都沒機會再去上京,自然寫不成。大家或許覺得我太無趣,把這事兒記這么清楚做甚,反正是沒出場的人物……實在是因為我對這個小姐有猜測,所以想了,所以想寫……呵呵。

…… ……

到重頭戲了。

長公主李云睿,嗯,名字的來歷就不說了,很多人知道,關鍵是這個人,只是我真的總結不好,只能說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真的死了……哪怕情是畸情,殺傷力依然無比充沛。

公眾區里有篇MM寫的關于殿前歡的總結,關于長公主的說法,寫的比我好,大家看那篇就好,我摸摸腦袋走人。

接下來是大家期待已久的那個人物。

在這個故事里葉輕眉沒有出現過,因為她已經死了。她的樣貌只知道很漂亮,可究竟是被后人傳頌地神了,還是真的那般漂亮?誰也不知道,因為畫像中的黃衫女子是個側影……

葉輕眉難道真如某些人所說,這只是一個女頻女尊文的模板主角?不,當然不是。為什么不是?很簡單,我從來沒有寫過當年的細節與過程,既然如此,大家只能看到動機和成果。

她的動機是崇高的,成果是豐富的,就算她最終連京都這個范圍都沒有影響到,但她至少影響了很多人,很多能夠改變這個世界的人。

我是小白,葉輕眉不是,她沒有散發王女之氣,因為我沒有寫,自然她就沒有。

不寫過程,那過程必然是好的,動機和結果是好的,所以,她是好的。

似乎我表現的有些執念了,是的,必須執念,因為要允許我相信理想能夠發光。面對現實,忠于理想我做不到,但面對現實,幻想理想的權力,我們應該都還有。

…… ……

〖有多久沒見你

以為你在哪里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遠的距離

以為聞不到你的氣息

誰知道你背影這么長

回頭就看到你〗

這是心動的歌詞,也是雨夜中的范閑,屋中微笑的五竹,坐在輪椅上的陳萍萍,在書房里畫著小幅畫像的范閑,對著小樓畫像發呆的慶帝,以及很多很多人可以對葉輕眉用一用的辭句。

…… ……

〖我們全都獲益不淺,

全世界都感謝他的教誨;

那專屬他個人的東西,

早已傳遍廣大人群。

他像行將隕滅的彗星,光華四射,

把無限的光芒同他的光芒永相結合。〗

據說這是歌德悼念席勒的詩句,反正我知道這個是從獻給愛因斯坦的悼詩,在這兒代慶國的百姓送給葉輕眉,或許肉麻當無趣了些,或許太OVER,但,反正是我寫的故事,怎樣都不過分。

…… ……

葉輕眉愛誰呢?這是很多書友關心的事情。五竹不是威廉姆斯,葉輕眉也不是那個孫女兒,這種關系是怎樣的一種存在?

大概是相濡以沫,投注予生命和全盤的信任,不需要言語,只是彼此都了解,彼此都需要彼此。

因為葉輕眉在這個世上是唯一的,五竹也是唯一的,或許只有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如此方能不孤單,或者說服自己不孤單。

葉輕眉愛慶帝嗎?為什么不呢?這樣一個英俊的,心思忡忡,心懷天下,驚才絕艷卻內斂,看似木然卻有小情思,愿意天天為她爬墻的年輕誠王爺世子,憑什么不能讓她愛上呢?

若不愛,為什么會有范閑呢?信上所書,究竟是一種冷漠的借種宣言,還是說最不懂感情的葉輕眉,為了掩飾自己的微羞,而強行偽裝出來的粗獷豪氣?

女生終究就是女生,戴兩抹小胡子冒充土匪,可依然不像。

五竹吃醋了吧,不然為什么心里那么厭憎慶帝?嗯,這只是我自己的猜測,呵呵。

…… ……

最后來說慶帝。

為什么在所有的男人女人都說完之后才說慶帝?因為正如慶余年里提到過幾次的那樣,世間只有三種人:男人,女人,皇帝。

皇帝不在男人女人的分類當中,皇帝甚至不在人的分類當中,皇帝不是人,所有的皇帝都不是人,他們只是一個權力的代號,一把椅子,一把刀,一方璽。

慶帝沒有名字。我是一個很懶且不會取名字的人,書中有些比較重要的角色一直到最后我都沒有取出名來,然而慶帝沒有名字,卻是刻意的,因為他不需要有名字,他就叫皇帝陛下。

先前說過葉輕眉愛慶帝,可能很多人會憤怒,這樣狼心狗肺的家伙,怎么值得去愛,葉輕眉會傻到這種程度?但是不要忘記,那個時候的慶帝還沒有坐上那把椅子,又可以借機裝好人,提醒姑娘讀者們一句,男人都是會變壞的,如果你們沒有把監獄長當好的話……

我對慶帝沒有個人的任何愛憎,甚至我有時候很欣賞他,這也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啊……然而我對于那把椅子有無窮無盡的厭惡。

孫曉描寫過那把椅子的魔力,書評區有朋友也提到過,一入皇宮,坐上龍椅,任何人便被褪了人的性質,昏君或許還好些,然而像慶帝這種呢?

無言以對,冷酷妙算的帝王,人世間隱忍最久的大宗師,都不足以說明這個人,只能說他不是人。

無經無脈之人,無情無義之人,又是書評區某位朋友的話,我一直記著,無癖之人不可交也,類似的小意思。

…… ……

有書友曾經問我,我是不是一個性情沉悶的人,所以寫出來的慶余年會這樣陰森,我說不是,這個故事如果不是我這種開朗少年來寫,只怕會血腥殘酷污穢無數倍,因為皇權……本來就是這樣惡心的東西。

慶帝坐上了那把椅子,而且坐地很享受,那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我從來不會崇拜明君之類的人物,李世民亦是如此。

或許那是值得尊重的歷史和人物,但我們畢竟是現代人不是?總不能開倒車。所以關于慶帝的話,到此為止。

※※※

關于慶余年的寫作歷程和我對書中一些角色的看法,上面說的已經足夠多,只看里面引用的那些書評區的書評,就知道我多么在意大家對這個故事的看法,一直記著每一點讓我動容的。

是的,我就是在拍大家的馬屁。

沒有你們的幫助……呃,我也能寫完這個故事,呵呵,只是認真地說,肯定要比現在差。不論是在書評區發帖還是在群里,單獨找我聊天,給我提供構思,幫我拾遺補缺的朋友們,我非常感激你們,此處不具名了,可否?

還沒完,這后記離結束還早,大家不要急著關頁面。

我很看重書評區,然而自去年七月之后,我便再也沒有去過書評區以及任何論壇。對于我而言,這是一種異常難受的折磨,因為我早已經習慣了,每天寫完后去書評區瞄瞄,去龍空逛逛,然而從去年七月以后,我再也沒有去了。

原因很簡單,我怕自己不高興。嗯,我不喜歡看負面評價的東西,雖然有時候的批評很有道理,然而我還是不喜歡看啊……這個沒有辦法,一看之后心情低落,狀態反而下降。

我很明白自己寫書的問題在哪里,缺點在哪里,然而真的很難從批評中吸引動力,我畢竟組織生活參加的太少了些,而且我性格不好,很難化解心頭的不爽,所以干脆不看了。

我知道,書評區里大伙兒已經很給我面子了,然而我這人真的有毛病,一百條里哪怕有一條罵我,我就只盯著這一條了,在電腦前面咬牙切齒,恨不得要跳進電腦里去真人PK,然而自己又沒有板磚功夫……

可能是朱雀記的時候被老書友們寵慣了,那時候亂更新,由著性子寫,一個月也難得看到一條負面的,哈哈,畢竟那時候看書的朋友少些。

慶余年寫完的那一刻,我重回書評區,重回論壇,感覺很好,就像是戒了十四天香煙后,忽然吸了一根老翡翠。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寬容,支持,尤其是訂閱和月票,因為我是俗人,最喜歡鈔票了。

書評區一直是領導在管,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大家找她便是,與我無關啊……回音……啊……

…… ……

快兩年的日子,有很多的感觸,卻一時說不清楚什么。只是知道懷孩子的姑娘早已經生了,懷孩子的老師也生了。似乎從朱雀記的時候,就有很多女讀者懷著孩子,這似乎沿襲成了某種美好的習慣。

然而前幾天才知道,有兩位慶余年的讀者因為看書而走到了一起,開始戀愛……這真是不知道說什么,自我感覺挺強大的。慶余年從保姆進階成了紅娘,可喜可賀,祝福他們,雖然現在還是遠程戀愛,然而這算什么呢?想想可憐的我……

關于這兩年的故事有什么遺憾的沒有?沒有,真沒有,我盡了自己的力,從事著自己喜愛的職業,掙取養家糊口的鈔票,很滿足。然而只是有些累,當初寫朱雀記的時候,那是個不停學習的過程,所以寫完了,也學到了很多東西,感覺很充實飽滿,而慶余年卻是不停地掏著我的腦袋,快要把我掏空了。

很文藝,又開始文藝了。

慶余年寫的不錯,這不是自戀,而是寫完之后的自我認知,每天平均要更新五千字以上,能寫成這模樣,差不多了。

這個故事里我最喜歡什么呢?很多很多,前面提過很多畫面,此處不再重復,反正在我看來,這一切都是很好很好的,哈哈,而且我都喜歡。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